<table id="4c0cy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4c0cy"></table>
  •  
    歡迎進入山東嘉寧能源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       
    設為首頁    |  收藏本站
    嘉寧能源
    JIANING   ENERGY
    醞釀10年,全國碳市場本月“開門營業”
    來源:中國能源報 | 作者:東明嘉寧 | 發布時間: 2021-05-11 | 889 次瀏覽 | 分享到:
    本月起,生態環境部印發的《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(試行)》啟動施行,標志著醞釀10年之久的全國碳市場終于“開門營業”。


      
       

    本月起,生態環境部印發的《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(試行)》啟動施行,標志著醞釀10年之久的全國碳市場終于“開門營業”。按照要求,企業年度溫室氣體排放量達到2.6萬噸二氧化碳當量,折合能源消費量約1萬噸標煤,即納入溫室氣體重點排放單位,應當控制溫室氣體排放、報告碳排放數據、清繳碳排放配額、公開交易等信息并接受監管。


    碳市場被視為利用市場機制應對氣候變化的風向標。多位專家指出,這是我國第一次從國家層面將溫室氣體控排責任壓實到企業,通過市場倒逼機制,推動綠色低碳發展。但因尚處初期,全國碳市場仍面臨諸多不確定因素,從建成、完善到真正實現交易仍需過程。

    試點走向全國,成交量有望翻倍

    這項工作從2011年起試點先行,截至2020年8月,7個試點省市碳市場共覆蓋鋼鐵、電力等20多個行業、接近3000家企業,累計成交量超過4億噸、成交額超過90億元。生態環境部氣候司司長李高介紹。

    試點實踐證明,利用市場化手段解決碳排放問題,成本更低、效率更高。湖北碳市場現有各類主體9800多個,有效覆蓋了工業領域的溫室氣體排放。其中電力、鋼鐵、水泥和化工四大行業的排放量,占納入企業的81%。湖北碳排放權交易中心負責人告訴記者,納入企業累計實現減排收益3.5億元,市場化減排激勵機制初步形成。另有217萬噸省內貧困地區產生的碳減排量進入市場交易,帶動收益超5000萬元。

    李高表示,以試點為基礎,全國碳市場自2017年底啟動籌備,經過基礎建設期、模擬運行期,如今進入真正的配額現貨交易階段。除了首批納入2225家發電企業,鋼鐵、化工、電解鋁等行業也已經做了長期準備,下一步要考慮加快納入。

    我國發電行業全年碳排放總量約為40億噸。因此,盡管目前只有電力一個行業參與交易,全國市場啟動后也將成為全球最大碳市場。北京綠色交易所總經理、北京綠色金融協會秘書長梅德文進一步稱,多方預測顯示,2021年,全國碳市場成交量或達到2.5億噸,為2020年各個試點交易總量的3倍。未來碳市場覆蓋范圍逐步擴大,整個十四五期間交易量較十三五有望增加3-4倍。到2030年實現碳達峰,累計交易額或將超過1000億元。

    參與度不足導致碳價頻繁波動

    李高同時指出,我國碳排放量在一定程度上仍將繼續增長,與發達國家在已經達峰、逐年下降的情況下建立碳市場不同。也正因此,全國碳市場建設是一項非常復雜的系統工程。

    對此,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坦言,各大試點市場雖取得了不少成績,但長期存在價格波動較大、活躍度不足等問題。由試點向全國過渡的過程中,碳價是市場能否成功運轉的關鍵。好的市場需要一個有效的價格機制和很高的市場參與度,完善價格機制是首要任務。各大試點均以電力行業作為主要參與對象,后來才逐漸擴展到其它工業領域,涉及的企業單位仍然較少,再加上準入門檻限制,碳市場活躍度并不算高。以碳中和目標為契機,需要吸引更多的投資者和專業人員,同時加入更多交易產品,以提高碳市場的有效性。

    以北京碳市場為例,自2013年11月開市以來,其成交價格一直位居七大試點之首。但記者梳理發現,碳價波動同樣頻繁,比如近半年成交均價低至約10元/噸、而高點卻近100元/噸。

    企業參與市場的積極性,與碳價走勢息息相關。碳配額是企業在一定時間內允許排放二氧化碳的上限,配額用盡,企業就需要花錢購買碳排放權。然而,很多企業平時不積極,直到發現配額不足時才扎堆,供小于求的情況難免推高價格,導致一年不同時期碳價差別很大。北京理工大學能源與環境政策研究中心教授王科稱,背后反映出企業減排意識不強的問題。只有將交易行為平攤到全年,抓住合適時機高賣低買,才能避免碳價過高、加重成本。

    盡快開展線上第一單碳交易

    那么,企業如何更好地參與全國碳市場?王科建議換個視角,把碳配額作為一種資產進行管理,像大宗商品一樣參與買賣。碳市場的最終目的不是為了買賣配額,或加重企業負擔,而是用經濟手段推動企業深度參與減排。一方面,碳減排是一項長期任務,不能到了履約監管時才急著購買配額、應付交差;另一方面,企業如果能積極主動減少排放,自己下來的配額還可以賣給別人,從中獲取一定收益。

    王科還稱,作為碳市場的初始環節,碳配額的分配直接影響減排成本及交易積極性。主管部門需謹慎把握初始配額的松緊程度。分配過松,對企業約束力不夠,減排壓力反被減弱;由于碳價暫時無法通過電價傳導,分配也不宜過緊,造成企業成本上升過快。全國碳市場剛剛運行,需要做好風險控制,真正督促和幫助企業減排。

    在電力行業的基礎上,清華大學氣候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何建坤提出,十四五期間,力爭將石油化工、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、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等行業,年綜合能耗達到1萬噸標準煤的企業納入其中。既包括化石燃料燃燒產生的直接排放,也要重視電力和熱力使用的間接排放。在我國電力市場尚缺乏價格傳導機制的情況下,將促進電力消費部門節電與發電部門提效的聯動,這也是我國碳市場設計區別于發達國家的一個特點。

    記者了解到,生態環境部將盡快在線上開展第一單碳排放權交易。我們將抓緊在全國碳排放權注冊登記系統和交易系統中開戶,做好發電行業率先開展交易的一系列準備工作。李高透露。